辛苦了9個月,終於到了塔塔醬要報到的日子
原本是打算將卡卡前一天晚上放在保母家,早上6點我和阿瓜自己去診所待產
但卡卡也非常期待當姐姐的那一刻 ,加上若是不讓她一起去她就要過一個禮拜才看得到她妹妹了
卡卡再三保證她會很乖會幫忙不吵我。商量之後,還是一早叫醒她帶著一起去了

到了診所護士才告之說:王院長因有要事還在台北,今天由林醫師幫我動刀
雖然我從未見過林醫師....但當下也只能接受
簽了一大堆風險、同意等有的沒的文件,再來就是確認術中與產後媽媽和baby的用品清單
診所都很貼心 若沒自備就跟他們買就可以了 價錢也不會差太多
確認好就去打點滴 躺在床上等

第一胎是進了手術房麻醉後才剃毛,這回是在外面等待時護士就來剃了
有點小尷尬 (但我想護士早就習以為常了吧?)
之前我就有一直交代阿瓜 術中絕對不能離開醫院
怕的就是萬一  不管多小的機率 我或baby 有需要轉院的可能
他一定要在現場做立即判斷
但卡卡實在太早起了 所以阿瓜也有帶著她先去病房放行李跟看電視
留著我一個躺在待產室

我隔壁有個自然產的 她比我早來
她老公忙著很,因為可能待產包準備的不夠充裕,護士告知說缺了甚麼甚麼
她又趕快叫老公去買  還要張羅她的食物
(自然產要多吃點才有體力生,反之剖腹產早就禁食了)

眼看時辰要到的前半小時,護士才通知我走進去
自己爬上手術台,靜脈注射時可以明顯感覺的一股痠痛從手臂席捲而來
還喊不出痛 就覺得超累
之後再有知覺時是聽到儀器的滴滴聲,眼前覺得有光亮感
彷彿半夢半醒,我似乎還問了眼前的人:你就是醫生?
就又昏昏沉沉

醒來後就看到卡卡和阿瓜
據說我麻醉後未清醒時,都是不停的重覆夢囈
一直問現在幾點?塔塔醬呢?
雖然他們說都有回答我的問題,但我記得當時他們都沒回答我
時間也好像過的好慢
等再清醒一點時,已經感覺到痛了
護士壓了壓我的傷口 ,卻不是痛點
她又壓了肚子,真的超痛,護士說這是子宮收縮的痛,要忍耐
我不記得生卡卡的時候有這麼痛的子宮收縮
後來才知道第二胎的子宮收縮比較痛,而我子宮又有傷口,所以痛起來真是生不如死
而術後止痛的作用是止傷口的痛,對於子宮收縮的效果有限
記得痛的時候只能對著阿瓜哀嚎要他救我...

這種時候最不希望有人來看我
一來剛開完刀有大量的惡露要清理,且尿袋也要定時的倒掉
有人在(除了媽媽老公女兒之外吧)真的很尷尬
二來是痛的要命的時候擺不出笑臉,或是好不容易比較不痛了想睡一下
有人在旁邊你真的會想揍人
不像自然產生完立刻可以吃東西 聊天啥的(但婆媽沒剖腹經驗的會覺得你生完就沒事了)
要剖腹的媽咪切記產後探房的人越少越好

其他的細項留待下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迷信

shin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